首页 > 房产资讯 >新闻内容

不如租个对象,做一场走钱不走心的交易,怎么样?

2021年03月11日 10:19

在生活中,我们总会听到这样的言语:

“可以替我上班吗?我想玩游戏”

“如果可以租个人陪我过生日就好了”

“想租个对象应付催婚大军”


……

在《爱情公寓》电视剧中,大律师张伟就曾租过一个女生一晚上的时间,熬夜排队买票~

那么如果真的给你一个机会“租人”,你会让他/她帮你做这些事呢?

最近租客网的程序员们很忙碌,因为据称租客网已经不满足于租房、租物!还要进一步扩大“租客世界”,将涉猎“租人”功能!

以前租客网的口号是“除了老婆,什么都能租”,如今的口号怕是要改成“连老婆都能租”了吧。

话不多说,回归正题,如果租客网的“租人”功能上线,给你一个机会“租人办事”,你会让他帮你干点什么呢?


租对象

面对催婚或前男/女朋友的婚礼,因为身边没有拿的出手的对象,而不敢参加聚会、婚礼?实在抗不过叫上损友帮忙?

与其找认识的朋友,最后被戳穿,不如租个对象,按小时收费,为了好评可以满足你对新“男/女朋友”的一切需求,帮你撑场子,做一场走钱不走心的交易,绝对是比损友更靠谱的存在!

租代骂

关于租人项目,其实早已不是新鲜事,在日本便有一个“Family Romance”公司,许多人用它来租家人、租关爱,不过也有奇葩的租代骂功能。

如果代骂功能上线中国,估计将有一堆渣男渣女宣告阵亡了。

和人现实中有冲突可以招代骂,用一张嘴说的敌人哑口无言;和朋友吵架,可以各自请代骂,然后和朋友坐在一起看代骂吵架,不仅能平复心情,还有利于和好。

租友情

有时因为工作原因独自一人来到陌生的城市工作,远离朋友,也没有来得及结识到新朋友,一个人出门又提不起兴趣,那不如就租个朋友吧。

陪你逛街、吃饭、拍照、打篮球、网吧打游戏……

在租人功能上,只要付费,就可以租人做任何事,当然,除了违法犯罪,租客网可是正规平台,严禁违法乱纪!

都说钱买不到快乐,那一定是钱不够多!不妨和我一起期待一下租客网的新功能吧。





相关推荐

种植草莓需要什么条件?

1。草莓适合种植在阳光充足,疏水性好的土壤里。土壤深度大约在8-10英寸。2。大棵型的草莓,行距要在12英寸,株距约在18英寸为好。要及时摘除植株的藤蔓,以利于草莓的结果。草莓的产量有周期性,所以在种植的头几年培植一些新植株。3。如果不喜欢管理草莓,就可以每隔18-24英寸种一棵草莓,这样草莓就可以随处蔓生。当然会显得有些零乱,草莓也不大。如果想避免这种情况,可以适当摘除一些藤蔓。4。在秋天,要在植株上铺上一层土,防止霜冻。

2020年04月30日 13:53

想在网上找个商铺承租,哪个APP比较好用呢?

先在各大租房网站发布求租需求,比如58同城、租客网、豆瓣小组、房天下等租房平台发布出租信息增加曝光率。其次可以找朋友帮忙,或者线下自己找一下。

2020年04月21日 15:37

长租公寓青客疑似“暴雷”,好怕它成为下一个ofo

频繁的暴雷声,最终炸掉的是这个行业的声誉,还有多少租客敢选择长租公寓?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连线Insight”(ID:lxinsight),36氪经授权发布。2019年夏天,刚毕业的杨圆圆决定前往上海工作。在只身前往陌生的城市租房时,她的选择方向是青客、自如等国内知名的长租公寓平台。“青客毕竟比较大,在全国各个地方都有分公司,应该可靠一点。”杨圆圆说。在上海工作了小半年之后,疫情改变了职业规划,杨圆圆在思量再三之后准备回到老家工作。3月16日,杨圆圆联系房屋管家要退房,但在办完了退房手续之后,她办理的两万多的租金贷却迟迟没有结清。3月底,她依旧收到了华瑞银行发来的4月房租的还贷短信。“我当时就很奇怪,房管告诉我手续办理要一阵子,可能要4月份。”杨圆圆担心影响征信,还是选择交了4月的房租。一开始,管家回复杨圆圆称自己已经提交了申请,但是审批、退款的速度无法控制。但在杨圆圆的持续追问之下,房管却再也不回复了。她在网上搜索后发现,青客的推诿并不是流程长那么简单。在黑猫投诉上,青客公寓已经有高达4945条投诉,其中还有3915条投诉尚未完成,微博上也聚起了一批集中维权的租户,他们或是退房之后押金与租金贷尚未结清,需要继续还贷,或因青客拒付房东房租而被赶出门,或者押金被退回青客对账App里,却无法提现。租客们与青客员工的沟通,图由受访者提供维权的还有房东,部分房东连续几个月没有收到青客的房租和水电费,还被以疫情为要求减免房租,但青客没有对租客减免。对此,青客方面在4月2日回复新京报称:由于疫情影响出现资金倒挂,且公司尚未完全复工,目前正在和房东协商,也在陆续支付房租。租客方面,被强制搬离的会进行安置,已经退房的租客会尽快解除贷款。4月16日,青客发布一则官方声明,声称疫情给整个行业带来了影响,但青客作为头部企业代表一定会继续坚守这个行业,小部分房东、租客的纠纷会逐步处理解决,争取在3个月内逐步恢复正常。青客的说辞永远是“等”,但是租客们已经面临被房东断水断电、换锁的现实困境。房门被上锁,图由受访者提供4月18日,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,建行旗下的上海建信住房服务有限责任公司(简称“建信住房”)进入接盘,目前已接下杭州青客5000间房源,并在上海、南京等城市做资产调查,挑选接盘房源。杨圆圆告诉连线Insight,有一些没有退房的租客,房管说可以转到其他房租更高的房源,也可以转到建信的房源,但是依旧不知道其他退房租客的押金和贷款怎么处理。作为“长租公寓上市第一股”,“流血上市”仅五个月,青客公寓就扛不住了。国内其他头部长租公寓品牌皆是如此。春节后,蛋壳公寓因要求房东减免房租、却不对租客减免的“两头吃”行为,被称之为“薅羊毛”,自如也因为续租租金普遍上涨10%-30%而登上了热搜。资本曾是长租公寓的续命良药,但在密集的暴雷之后,加上疫情的影响,资本不再跟进,长租公寓的亏损就成了致命毒药。2014年-2015年的行业爆发潮以来,五年过去了,长租公寓为什么还是这么脆弱?租金贷和房子退不了,还差点被房东赶出门杨圆圆遇到了不少遭遇相似的租客。她所在的一个300多人的维权群里,涉及贷款金额总计将近500万。其中,有人在上海本地找了律师事务所打算诉讼,像杨圆圆一样贷款金额较大的租客参与进了这场维权,共计20个人平摊4万块钱的律师费。但律师很直白地告诉他们,不一定能保证把钱追回来,如果青客真的破产了,就算诉讼赢了也拿不回钱。这个维权群里,不少人都办了一年、甚至两年的租金贷。刚进入社会的杨圆圆并不知道什么叫租金贷。“没有被带领去办卡,就是录了一段视频,内容包括个人信息以及办理的业务,比如我说办理了19+2(付2个月的押金,房租+押金分期19个月)的分期。”她告诉连线Insight,她没想到,管家口中的“分期”,实际上是“贷款”。杨圆圆的房租是1500元左右一个月,她现在身上背的贷款还有两万多。刚毕业、工作没稳定就背上这一笔数字不小的贷款,她不禁感到有些许压力。4月15日,青客在上海设了五个线下办事处,通过上海地区的青客维权群,杨圆圆得知办事处几乎没有人在办业务。她还经常在群里看到租户无奈的维权行动:办事处的电脑屏幕被前去维权的租客换成了骂青客的图片;有人因与青客员工冲突报了警;有人站在马路边上青客广告牌下,举着资料对来往路人高呼“青客是骗子”,极具讽刺的是,背后的广告牌上印着“我们是青客,我们是好人”的标语。对于租客们退房后依旧背负贷款这一问题,青客方面给的回复是“因为疫情,公司还没复工”,但是租客并不相信,“武汉都复工了,他们还没复工吗?”这两日,青客方面给出的回复又换了说辞,大意为“目前复工人数还比较少,每天办理业务的能力下降很多”。“万一像ofo一样,给办理退款,但是排到几百年后呢?”杨圆圆和其他人并不相信青客的说辞。租客们的维权,图由受访者提供由于难以得到青客的反馈,受害者们只能找地方维权,他们尝试了信访、市长信箱、媒体曝光等多种方式,杨圆圆甚至在一天内写了三封信投诉到市长信箱。最近,租客们发现青客对账APP上的退房功能直接下线了,甚至没办法办理退租。南京的青客租客李力亮告诉连线Insight,他的租金贷还有两个月到期,即他需要在6月份退房。但是由于签合同的时候有优惠政策,如果6月份他不能退房,就会自动再续房两个月,用押金来抵房租。他已经不想再在青客继续住了,但现在连房子都退不了。由于青客没有及时支付房东房租,房东也开始采取措施。不少租客在网络上声称自己被房东赶了出来。李力亮差点也成为其中之一。4月8号,李力亮下班回家的时候发现房东在门口贴了通知单:2019年业主本人已告知青客如果不给房租,你们就要搬走。但现在青客托管公司房租一直未给,特告知4月10日搬!房东们贴的告示,图由受访者提供两日内搬家的要求让李力亮很为难。8日晚上,李力亮和另外两个合租室友坐在一起商量之后,主动联系房东提出了解决方案:在合同到期前,每个月按原先房租的70%交给房东,如果青客把房租给到房东,这笔钱就退还给租客。也就是说,万一青客迟迟无法把房租给到房东,李力亮就需要一边还分期贷款,一边给房东交房租。“租金贷+长租公寓”,一向被誉为是多赢的创新,而如今,租客却成为其中的最弱势群体。问题在疫情前就已爆发,对账App的钱无法提现“我年前该退的到现在都没退,别跟我说是疫情影响,你家12月底就疫情了啊?”有网友在看到4月16日青客发布的官方声明之后,愤懑地在社交平台吐槽。青客的问题,并不是因为疫情才爆发的。这并不是第一次青客没有向房东付房租,去年12月,李力亮也曾因为青客未把房租交给房东而差点被“赶出去”。2019年12月25日,原本应该是青客向房东交2020年第一季度房租的时间。但是房东没有收到这笔钱,于是让李力亮搬走。但当时,在与房管沟通之后,这笔钱很快被打到了房东青客对账APP的账户中。但这一次,李力亮连房管都无法联系上了。经过两次青客拒付房租,李力亮连连感叹青客“太不靠谱了、感觉被套路了、租个房太折腾了”。但他无法联系到的青客员工,却主动给李力亮没有办理租金贷的室友打了电话,声称房东要把房子收回了,要求他在24号之前搬出,让他下载青客对账APP,押金会退回到他的账户里。“不过房东告诉我,去年12月迟付的那笔房租也被打到了他的青客对账APP,这笔钱一直没办法提现。可能当时公司资金链就已经出问题了,退不了。”李力亮告诉连线Insight。在上海青客公寓总部所在的办公楼,曾有物业工作人员对媒体回应,青客是该座办公楼规模最大的公司,在16楼买下了两间办公室,除此之外,在9、15、17、19、20等多楼层都租赁了办公室,不过在过年前后都已经退租。员工也像“凭空消失了一样”。青客品牌部在对外回应时表示总部之前还没有获得复工资格,退租的部分搬至其他地方。青客公寓年报显示,2019财年青客公寓净利润亏损达4.98亿元,而在2017财年和2018财年,分别亏损2.45亿元和4.99亿元,即近三年青客公寓累计亏损达12.42亿元。其他数据也并不乐观。财报显示,2019财年青客公寓总资产为17.997亿元,总负债为26.106亿元;近三年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37.17%、143.82%和145.02%;现金流分别为0.44亿元、1.17亿元、0.88亿元。负债率攀升,现金流紧张,青客公寓作为长租公寓赴美上市第一股,情况一直以来颇为糟糕。在2019年11月5日青客公寓在纳斯达克上市之后,股价在短时间内一度涨至19.05美元/股,市值突破9亿美元,但随即又一路走低,目前市值与上市之初相比缩水三成。春节后的2月至4月曾是租房市场期待的旺季。但在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下,以往的租房潮并未如期到来,反而迎来了租客的退房潮。青客公寓在2月份对外回应,账面还有1亿元资金,以此粗略测算,大规模退租势必对青客公寓的资金链产生影响,严重情况下甚至会断裂。这或许也就是青客方面推诿退租,甚至APP中押金无法提现的缘由。一门危险而脆弱的生意绝大部分租客的困境,就是从租金贷延展开来的。银行将整笔租金提前支付给长租公寓,租客每个月按时向银行还贷,长租公寓将贷款金额扩充为资金池,将租客交房租和房东收房租的期限错配,把贷款金额用于收房等市场竞争行为。一般来说,在长租公寓办理租金贷,会比每个月自己缴纳房租便宜100-200元。看似对租户和平台都有益的方式,一向被反对者冠上了“空手套白狼”的名号,即长租公寓把风险转嫁给租客。一旦长租公寓的资金链出现问题,无法向房东及时支付房租,租客就面临着被房东强制退房的风险。无论是重新租房,还是与房东签订新的合同,租客的租金贷往往也不会停止,依旧需要背负剩余的贷款。租客和房东成为这场资本游戏里的试错对象,长租公寓手握的一笔资金也大多用于高价收房。2018年,前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曾在面对媒体采访时提到,市面上的长租公寓以高于市场正常价格的20%-40%在争抢房源。一旦资金链断裂,将出现房东驱赶租客的情况。当时,自如CEO熊林、时任蛋壳公寓执行董事长沈博阳接连否认“长租公寓在通过价格战的方式搅乱市场”这一观点。但在数天之后,在鼎家爆仓事件中就应证了胡景晖的判断。鼎家爆仓事件中的一个受害者租户告诉连线Insight,到最后她都没有拿回钱,为了不被赶出去,又重新和房东签了合同。自从2018年下半年以来,长租公寓因资金链断裂退场的消息愈发频繁。据投资界报道,去年一年中仅媒体公开的陷入资金链断裂、跑路、倒闭等的公寓数量就高达52家。青客公寓的危机也同样相似。“青客公寓的问题主要是快速扩张带来的资金链脆弱问题所致。”有业内人士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表示,“前几年长租公寓的盲目扩张‘流血上市’,导致企业抗风险能力变差,对租金贷的过度依赖也使其流动性受限,疫情导致的退租和空置问题更加剧了资金链断裂风险。”另一家上市长租公寓蛋壳,情况也没有更好。3月25日,蛋壳公寓发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。2019年全年,蛋壳公寓收入为71.29亿元,同比增长166.5%,净亏损为34.37亿元,2018年亏损13.70亿,亏损幅度同比扩大151.06%,经调整后的EBITDA为亏损19.22亿。在今年1月上市时,其发行价格13.5美元/股,截至4月17日收盘,股价为7.16美元/股,已经跌去46%。长租公寓是少见的无法通过规模化带来更多收入的行业。虽然租房价格不断上涨,但由于头部竞争更加激烈,平台拿房、营销、获客等成本同样高企。财报显示,蛋壳2019年全年租金成本,较去年同比增长194.7%,由人民币21.718亿元增至人民币64亿元。由于广告宣传力度、公寓激励措施加大等原因,年度运营开支102.79亿元,与2018年的38.96亿元相比增长163.8%。据PingWest品玩报道,长租公寓企业优客逸家CEO刘翔认为,企业若持续几个月出租率在80%,则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。目前很多企业的出租率已经低于80%这条绝对红线。在疫情之下,长租公寓比以往更加接近这条生死红线。在正常情况下,青客的续租率等数据也并不漂亮。财报显示,2019财年,青客公寓与已终止租赁租户的平均锁定期为11.3个月,仅有5.5%租户会选择到期续租。在青客已终止租赁合同的租户中,有48.4%租户在预付款所涵盖租赁期内终止合同,被没收1~2个月租金。从另一个角度来讲,青客、蛋壳、自如作为国内头部长租公寓企业,在疫情这样的特殊时期,“两头吃”、涨价的行为屡遭曝光,恶名缠身的长租公寓,还会是一门受租客和资本青睐的好生意吗?平台亏损,资方烧钱,租客面临被赶出去的风险。这一门生意里,没有赢家。频繁的暴雷声,最终炸掉的是这个行业的声誉,还有多少租客敢选择长租公寓?本文经授权发布,不代表36氪立场。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2020年04月19日 16:42